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快捷导航
发帖
首页红包中心
系统
2024-01-21
系统
2024-01-21
系统
2023-06-25
系统
2023-06-25
系统
2023-06-25
系统
2023-06-24
系统
2023-05-24
系统
2023-05-24
系统
2023-05-22
系统
2023-05-22
系统
2023-05-20
系统
2023-05-20
系统
2023-05-15
系统
2023-04-21
系统
2023-04-20
系统
2023-04-20
系统
2023-04-19
系统
2023-04-18
系统
2023-04-15
系统
2023-04-14
系统
2023-04-13
系统
2023-04-02
系统
2023-04-02
系统
2023-03-24
系统
2023-03-23
系统
2023-03-23
系统
2023-03-23
系统
2023-03-23
系统
2023-03-18
系统
2023-03-18
查看: 806|回复: 26

[散文随笔] 【醉乐无际】汉中即景

[复制链接]
亲密认证0
鲜花(9) 鸡蛋(0)
TA的专栏
发表于 2022-10-31 08:5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社区。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账号?立即注册

x
本帖最后由 醉客老唐 于 2022-10-31 08:58 编辑

3c2d24e72404bb6fe420a0ba460ec712_t01acc112bdf4cbd189.jpg
汉中即景
文/醉客老唐
  莫非江南?
  四月的风,吹醒湿漉漉的汉中,也错乱了我的视觉。
  一黛远山,浅墨勾描,朦胧地写意着安静。绿色,不着痕迹地渲染,从虚虚实实的峰峦处飞落,从高低错落的楼宇间衍生,从身边脚下的湿地中丛漫。春花,不失时机地浓妆艳抹,巧妙地嵌入绿色帷屏,红的娇嫩、粉的妩媚、紫的别致、黄的惊艳,惹得蜜蜂们嗡嗡嘤嘤,追着香味忙个不停。
  昨夜的一袭微雨,早已氤氲成清晨的疏雾,缠绵于草丛林梢,缥缈于桥台亭榭,流连于沙洲江岸。有风拂过,那些雾顷刻间移形换位,有的飞絮轻飏,有的云缕出岫,有的淡烟弥散,裹挟着我和汉中一起飘荡起来。
  一江春水,曼妙地臆造出诗行,平缓宽阔的地方静水流深,如粼粼波光和蓝天的深情对话,天光水影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,此时无声胜有声地梳妆了季节的容颜。曲折委婉的地方环沙洲,绕巨石,那声响是淙淙水流,是鹭鸟朱鹮的啾鸣。江面洒脱又不失张力,分分合合、不急不缓地浮着云、带着香、翻着绿地飘向远方。
  虽不见戴望舒笔下的雨巷、油纸伞和结着愁怨丁香一样的姑娘,可这里的江花红胜火,春水碧如蓝,岂能不错意江南?
  “幺儿,慢点跑,一会儿我快赶不上你喽—”
  正自沉浸,一声吆呼突然从不远处的静寂中传来,忽见一个身穿花衣服的小姑娘蝴蝶般从绿色的步道转弯处闪现。她约四五岁的样子,白净柔腻的脸,大大的眼睛,边格格笑边颠着碎步朝我的方向跑来。她的身后跟着一位轻盈瘦削的老者,料想该是她的祖父或外祖父。老者的手里拎着一根渔杆,迈着不紧不慢的步子在后面吆逗着小姑娘,那声音里满是怜爱和亲和,一看就是爷孙俩起早来江边闲耍的。
  “幺儿”的称呼很有特色,不同于温婉细腻的吴侬软语,显露出北方语系的耿爽直率,尤其尾音里含混着巴山蜀水的个性和关中平原的味道,一入耳就打消了适才的错意,答案已再清晰不过。
  小姑娘颠到我的前面,像费了好大的气力,又像故意地出着长气。看见陌生的我,她小心地停住脚,一脸惊奇,那表情我能猜测:“咦,这人是谁?咋会站在这里?”她黑亮的眸子深透、澄澈,让我的脑海瞬间闪出了雪山、江水或者天空之类与之相关联的映像。
  “哇!好漂亮的小姑娘。”我刚要和她搭话,她却忽然转过身,背向我的态度是:“我可不认识你!”
  老者也走到了我的跟前,先是微微地冲我一笑,然后轻声地吆呼小姑娘:“幺儿,要有礼貌,应该问叔叔早呀。”小姑娘方才转回身,稚声嫩气地对我说:“叔叔早!”瞳仁里的笑清亮甘醇。我连忙回应:“你也早!”
  相识不过一个招手微笑的距离,貌似偶然,却有定数。在这座陌生的城市,这样的清晨于我原本遥远孤独,却因为这个偶然的意外,让我顿时与这座城市拉近了距离。缘分,有时就是那么不经意的奇妙。
  简短地交谈过,老者牵着小姑娘的手渐行渐远,他们高一声、低一声的对话,犹如风光片的画外音,有温度有温暖。目送他们的背影,我感觉春光逾发的明媚,绿色逾发的鲜亮,花香逾发的甘醇,一江春水恍若流进了我的心。
  江天诗境好,全在水云间,这里岂止江南?
  噢!汉中。
  汉江汤汤,徐徐轻拂远古的风。
  4亿年前,当秦岭使足了力气从大海的胎盘里分娩,漾水、沮水和玉带河便缔结出三条生命的弱脉。说其弱,是因为水细流浅,稚嫩无着,恐难耐岁月的蹉跎而中途夭折。谁成想,三条弱脉竟循着自然的光感,以大无畏的勇气和秦岭一起经受住古生代运动、加里东运动、海西运动、印支运动、燕山运动和喜马拉雅山运动的一系列考验,熬过惊险和凶险的如影随形,保持了足够的韧性和坚强,非但没有被扯断干涸,反而一往无前地冲到了汉中盆地完成史诗般聚汇。那是一场为了争取生存空间旷日持久的生死战,也是一场磨砺品性的自我修行,更是一场创造亿万年历史惊心动魄地蜕变。直到完美地丰盈了汉江的轮廓,才悄然收起百炼钢的倔强而祭出了绕指柔的倾情,坦然地依偎在秦岭身边,骄傲秦岭从昆仑山到张八岭地横亘、挺拔和隽秀,护佑着秦岭分野南北,分界黄河、长江的顶天立地。
  汉江悠悠,盈盈飘荡民族的风。
  120万年前,当龙岗寺人在汉江南岸尝试以坚硬的石头打制工具,并使用这些工具营造出适合人类繁衍生息的环境时,他们怎能想到?分享猎物和挤进山洞抱团取暖的行动,正在拉开一脉民族发展的历史序幕。无论褒人、巴人还是蜀人,他们点燃的火把虽只是星星之火,却照亮了汉水的黎明,也照亮了这一脉民族的历史走向。汉江流过的地方,都留下了这一脉民族勤劳的身影,不管峻岭、峡谷、盆地还是平原,直至扑进长江的怀抱,这一脉民族拼就了华夏民族的图谱雏形。汉江的涟漪犹如时光的褶皱,一波赶着一波泛起,又一层推着一层地消散,犹如华夏民族生生不息事地开枝散叶。汉江的浪花,翻卷着时光,也刻录着华夏民族的成长阅历:三皇五帝的神话、夏商周的断代、旱山祭祀的香火、褒姒嫣然的一笑,褒斜、子午等故道抻长的神经和汉调桄桄的如歌行板……华夏民族以文明的方式雕塑了历史,也给后来人留下可追忆、祭奠和庚续的图腾。华夏文明的维度,是民族和历史在汉江两岸的交融碰撞,也是汉江孜孜不倦浇灌出来的民族风情,那风情里的每一段对话都有说不完的生命传奇。
  汉江滔滔,猎猎鼓动历史的风。
  公元前206年,当刚愎自用的项羽试图以一顶“汉王”的帽子,就把刘邦囚困于巴蜀汉中时,根本没有预料四年之后自刎垓下的结局。相较历史而言,楚汉战争的结束应该算一个大事纪标志事件,正是这场战争的终止,结束了近五百年诸侯割据的大动荡大纷乱时代,迎来了四百多年的大融合大一统时代。历史虽有巧合,但更多是必然,定下国号为汉的刘邦,仅仅为了暗合“语曰天汉,其称甚美”的神性吗?或者有他居于斯、成于斯的念想?是否也暗喻了项羽的一念成谶呢?一个“汉”字布下了鸿门宴的惊险、古汉台的风月、拜将坛的传檄,暗渡陈仓的诡计和四面楚歌的剧情,一开场就埋下了出人意料的悬念;一个“汉”字演绎了烽火连天、纵横捭阖的历史篇章,那里有强秦战阵、南楚故城、月下追韩信、刀劈夏侯渊、六出祁山的精彩,也有萧何、张骞、蔡伦、诸葛亮们的亮相,他们按照历史的剧本热热闹闹地你方唱罢我登场,然后又一个个地退出舞台剧终谢幕,结尾的意犹未尽滋养了无数后来人的想象谈资;一个“汉”字成就了凝聚、融合、包容、强大的民族情怀,当这种情怀潜移默化地植入民族血液,然后再通过汉江这条脐带,源源不断地滋养了华夏民族的精神谱系,形成了汉水、汉中、汉朝、汉人、汉族、汉语、汉文化的一脉相承,     “汉”字的不断升华,连通了华夏民族永续不断的那根儿筋。
  “大风起兮云飞扬”。
  噢!汉中。
  天汉楼的主体由三座高台的配楼和一幢高六十九米、外七层内九层的五层檐主楼构成的仿汉代楼阁式建筑群,座落于汉江沿岸的天汉长街,背靠熙攘的城市,面朝汉江俯瞰江风渔火。
  天汉一词,古时指银河,在汉中的街头巷陌随处可见。史书上说,刘邦初受封汉中王时因情绪失控而“初不欲就国”,是丞相萧何进言:“汉水上应天汉。汉中,据有形胜,进可攻退可守,秦以之有天下。”一番的苦口婆心之后,不但使刘邦幡然醒悟。天汉的称谓,从此也奠基了汉中别具一格的历史坐标。
  有人的地方就有街,无论大小,也不分长短。《说文》里解释:街,四通道也。且街的本义是平地上的四岔路口。随着历史的发展,时代的变迁,街的内容也相应发生着改变,现在的街多指城市的大道,两边有房屋,比较宽阔,通常开设商店的区段。天汉长街就是一条这样的城市大道,就其单一的功能而言,和国内其它城市的长街并无二致,甚至还不如那些长街长、繁华或者知名度高,谁让天汉长街是一个新生代?不过,就其内涵而言,应和其它长街有着不一样的特别气质。天汉长街又称天汉文化公园,别看只有三点八公里的长度,却容纳了湿地风情、关城探幽、临江怀古、现代休闲等等人文元素,可谓街在公园里,公园在街上。天汉长街蜿蜒在江岸,汉江大堤表面看如一道历史和现代的分界线,江从远古来,城随现代流,其实分界得并不明显。随处可闻的天汉气息沉默在故旧里,也同样在现代的款曲中走出走进。漫步在天汉长街,可能一抬眼正被这边儿湿地的一花、一草、一木所惊异,那边就已经被大剧院、经创中心和信息大厦所震撼。历史和现代中的交相辉映,看得见的时代风物,看不见的时光流转。
  天汉楼就伫立在天汉长街的显眼位置,衔长街,守汉江,一袭青衣古朴端庄,挺直的身影有着秦巴山地的大气磅礴和汉中盆地的古朴深邃。五层翘角飞檐齐心合力地向上撑起,仿佛蓝天和白云就挂在那檐之上,让人不由得联想到秦的勇武,汉的恢廓。
  自和天汉楼打过照面,我就被它吸引着,每一次走过天汉长街,我都会情不自禁地投去崇敬的目光。因为来到汉中,参谒汉水,我陡然生出了寻根的情愫,是作为一个后辈汉人走了很远的路终于回到家乡的那种情愫。所以,每一次见到,我都会遐想出一个N多种属于那个时代的形象,甚至有许多话想要倾诉。
  如果他像一位诗人,那是宋玉、司马相如,还是曹操?他的文字应该以汉水为笔,以历史作赋。
  如果他像一位史学家,那是班超、班固,还是司马迁?他的记述应该以岁月为编年,以光阴作主线。
  如果它像一位统帅,那是卫青、李广,还是霍去病?他的守护应该以勇猛为铠甲,以强汉作信仰。
  如果他像一位国君,那是赢政、刘邦,还是汉光武?他的目光应该穿越时空,荫佑华夏早日复兴。
  时光在流动,历史在凝固,天汉楼无论像谁都已被时间定格,无论是谁都将成为历史的遗迹。历史的轮回和人事的兴衰都将呈现在他的眼前,他可以一声不响,也可以屹立一千年或者一万年,任所有光阴的故事随波汉江,埋入汉中的文化地层供后来人品鉴。  
  我喜欢天汉长街的包容并蓄,更喜欢天汉楼的高贵气质,它们散发着属于汉中的温度、气息和韵味。汉江的风吹过,历史和现实在这里表演着相生相克的融合,天汉长街和天汉楼的影子浮浮沉沉,像汉江不顾一切地汇流,那是一种气度和自信。何须乌泱泱地费尽心思追逐国际都市的喧嚣?也无须生搬硬套地邯郸学步,天汉楼已经用惊艳证明了存在的价值。汉中的这方水土,如果非要选择一种风格,那么小家碧玉当是适合的首选。
汉江和天汉长街像两条游龙,一实一虚地绕着天汉楼飞舞,哪一条实?哪一条虚?只有到过汉中,领略过天汉文化历史的人才知道其中的奥秘。
  噢!汉中。

(图片取自网络,谢谢作者)

评分

2

查看全部评分

4 喜欢就送朵鲜花吧,赠人鲜花,手留余香! 鲜花榜单
亲密认证11
鲜花(755) 鸡蛋(0)
TA的专栏
发表于 2022-10-31 10:27 | 显示全部楼层
游客,您所在的用户组(游客)暂无权限查看回复内容,请登录后查看。如需要注册请点击我要注册
我要说一句 收起回复
亲密认证3
  • 你若盛开
  • 蝴蝶自来
  • 你若精彩
  • 天自安排
鲜花(733) 鸡蛋(0)
TA的专栏
发表于 2022-10-31 12:38 | 显示全部楼层
游客,您所在的用户组(游客)暂无权限查看回复内容,请登录后查看。如需要注册请点击我要注册
我要说一句 收起回复
亲密认证0
鲜花(0) 鸡蛋(0)
TA的专栏
发表于 2022-10-31 19:05 | 显示全部楼层
游客,您所在的用户组(游客)暂无权限查看回复内容,请登录后查看。如需要注册请点击我要注册
我要说一句 收起回复
亲密认证4
鲜花(638) 鸡蛋(0)
TA的专栏
发表于 2022-10-31 19:41 | 显示全部楼层
游客,您所在的用户组(游客)暂无权限查看回复内容,请登录后查看。如需要注册请点击我要注册
我要说一句 收起回复
亲密认证1
鲜花(74) 鸡蛋(0)
TA的专栏
发表于 2022-10-31 22:17 | 显示全部楼层
游客,您所在的用户组(游客)暂无权限查看回复内容,请登录后查看。如需要注册请点击我要注册
我要说一句 收起回复
亲密认证5
鲜花(331) 鸡蛋(1)
TA的专栏
发表于 2022-11-1 08:33 | 显示全部楼层
游客,您所在的用户组(游客)暂无权限查看回复内容,请登录后查看。如需要注册请点击我要注册
我要说一句 收起回复
亲密认证5
鲜花(331) 鸡蛋(1)
TA的专栏
发表于 2022-11-1 08:34 | 显示全部楼层
游客,您所在的用户组(游客)暂无权限查看回复内容,请登录后查看。如需要注册请点击我要注册
收起回复
白萌 2022-11-1 13:16
回复
下次你来吧,慕儿
亲密认证0
鲜花(9) 鸡蛋(0)
TA的专栏
 楼主| 发表于 2022-11-1 08:36 | 显示全部楼层
游客,您所在的用户组(游客)暂无权限查看回复内容,请登录后查看。如需要注册请点击我要注册
我要说一句 收起回复

鲜花鸡蛋

楚心兰  在2022-11-1 09:24  送朵鲜花  并说: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,送朵鲜花鼓励一下
亲密认证0
鲜花(9) 鸡蛋(0)
TA的专栏
 楼主| 发表于 2022-11-1 08:37 | 显示全部楼层
游客,您所在的用户组(游客)暂无权限查看回复内容,请登录后查看。如需要注册请点击我要注册
我要说一句 收起回复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23, Discuz Team.